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联系我们

商业眼光中的微软硬件:走在前端的拓荒者?

时间:2018-11-07 12:21:10  来源:本站  作者:

  在硬件产品设计上,或许微软和 “品位”二字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如果用商业的眼光去审视,微软显然是一个走在前端的拓荒者。

  八月的时候,一部长度只有2分54秒的短片持续在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上高居热门点击量排行榜首,这部国外网友恶搞的短片尖刻地取笑了微软,它的名字叫“如果微软设计iPod的包装”(IfMicrosoftdesigned theiPodPackaging)。

  视频中一再把微软惯常的外观设计手法拿来和苹果简洁到完美的设计风格比较,前者鲜明的商业作风在后者的陪衬下显得琐碎可笑。可能会让微软忿忿的是,这部嘲讽它的小视频,虽然不是真的,却又像极了真的。一位观看者留言评论说:“果然验证了乔布斯以前所说的,微软是一个完全没有品位的公司。”

  也许我们应该从另一种角度来看待这种“品位”。苹果一向以工业设计著称,单款产品研发投入巨大且周期漫长,它自有一套折服消费数码界的设计标准。当初设计像向日葵一样的iMac就花了它两年多的时间,这是一家把工业设计当成艺术文化来创作的公司。如果一定要和苹果令人惊叹的鬼才式设计比较,微软的设计可能缺乏某种激动人心的力量。但如果用商业的眼光去审视,微软则更擅长设计过程的流程化与产品风格的商业化,“科技以人为本”这句最初来自诺基亚的品牌语,在微软赖以起家的Windows、Office中,从外观包装到界面设计都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而在它的硬件中,现在盛行于PC界的“人体工学”,最早被应用于其键盘和鼠标。其硬件设计历史已经有25年,并不比它的软件历史短多少。

  微软亚洲硬件中心(Microsoft Asia CenterforHardware,即MACH)总监胡君明曾作为美国福特公司一名优秀的汽车电子工程师工作了8年之久,他本人认为鼠标键盘这些PC上的小玩意,和汽车有太多的类似之处:强调科技,强调流程,强调试验,强调人性化。站在微软中国总部的办公间里,他举着一个小巧的新品鼠标微笑着说:“我们叫它Bentley(宾利)。”

  在微软11月在北京举办的2007财年硬件新品发布会上,微软除了展示若干无线桌面套装新品外,还有外界流传已久的“人体工学无线”鼠标以及即将发布的与Vista相配的键盘。前者因为怪异硕大的造型,远在正式上市之前就在各大设计论坛与八卦论坛中被口口相传,而后者,最值得称道的是在键盘上集成了代替鼠标的遥控杆,想像一下双手握住轻薄的键盘靠在沙发上玩电脑的感觉吧,那些电脑转接显示器、转接电视遥控器的衍生产品也许都要过时了。

  微软的硬件显然已经在市场上搏出了名头,而作为唯一一个在美国之外的硬件研发机构,MACH被赋予了更多的中国含义。在胡君明的设想中,未来的微软硬件,包括Xbox和鼠标、键盘,都将是中国设计、中国制造、中国测试,再确切一点,它们都出自深圳。

  胡所在的硬件部门每年大概有30到40个专利,几乎每一两个星期就会有一项新专利在申请,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业绩。而微软每年对软硬件的研发投入总计约60亿美元。做一个简单的测算就会知道,微软2006财年的总收入超过442.82亿美元,研发资金所占比例已经超过了国际公司通常所用的10%,这一比例在戴尔公司通常会是3%,惠普也不过7%~8%。当然也许苹果的10%~20%仍然是大多数公司所望尘莫及的高研发投入。但就在此前不久,据路透社报道,微软的CEO鲍尔默已经于10月17日表示要将2007财年的研发投入提高到75亿美元。

  充足的资金支持着微软的硬件设计研发乃至市场推广。“我们的产品送到了50个国家,有20多种语言,有1200多个品种,年销售额3000万美元左右。现在每一秒钟,就有一个产品送到用户手里。”胡君明显然对这些产品充满了成就感。

  这一切出自微软公司在新的信息时代面临的软硬件结合需要。毕竟以PC为中心的时代已经开始朝着视频、游戏甚至是手机这样的灵活信息载体和多媒体方式发生转变了。它需要强大的硬件研发队伍来支持软件,同时也希望这支队伍成为软件帝国的又一创新支柱。如何找到PC周边的利润增长点并且为下一步的战略扩张做好准备,又不开罪那些与Win系统结合得最紧密的硬件厂商,这个难题已经被巧妙地解决了。那些出自MACH的产品支撑起了胡与研发团队的业绩,也支撑起了微软的硬件战略。

  相对于步入中年的微软而言,才两岁的MACH仍然是一个相当年轻的组织,在胡看来,它充满创造活力和紧迫感。“只有第一流的团队才能设计第一流的产品,微软在硬件部分全球有3到4个设计团队,MACH在深圳的70多位工程师来自深圳、北京、上海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他们有很高的学位,同时在这个领域工作了十年、二十年。”现在这个被胡一再强调的“一流团队”也需要新鲜血液了。他多次出现在今年的校园招聘活动上,为MACH吸引他所希冀的高校人才。

  “我们需要注意两点”,他伸出两个指头,“第一,工程师们进入MACH后常常惊叹这里的流程,‘噢,你们是这么做鼠标,怪不得会成功。’微软最强的地方在于流程控制。第二,要有新创意,并给用户满意的新体验。”

  记者在之前的采访中就了解到,惠普产品设计的第一步,就是在全世界搜集流行元素,从中筛选适合激起灵感的东西,这是一项耗时耗力的工程。微软硬件设计流程的起始阶段也并无不同,他们一样要从庞大的市场调查数据中找出对用户有影响的因素,比如产品的外形、颜色、材料、触觉、重量。“随后是每一道设计流程把握与测试标准,这是微软最值得称道的地方。”胡君明说。

  回到微软最得意的人体工学研究上,胡举例说,“我们以人的手型来研究用鼠标时候的压力对肌肉和骨骼的影响。一个鼠标是放在桌上还是随身携带,甚至作为遥控器,不同的应用中它该有合适的重量,表面的曲线、光泽、旁边软材料和硬材料的结合、缝隙怎样设计才能得到最好的体验?我们从研发确定开始,功能设计、规格设计、测试标准,都有非常详细的流程和统一的规格。”

  再好的设计理念,也需要产品的实际性能来表现。在繁复的光学、电路、结构和模具设计之后,硬件设计工程师们熟知的24种可靠性试验成为微软产品上市前的最后一关,“比如人体汗液的痕迹清除,或者是传输时的震动和跌落。我们会以高于国际标准的测试来保证产品质量,例如EMC(电磁兼容),安全性,RoHs(电气、电子设备中限制使用某些有害物质指令),在MACH的实验室就可以完成这些测试。”这个团队同时和国内外实验室结成合作伙伴关系,对生产厂商的测试和品质控制进行监督。纵观之下发现,MACH做的产品似乎不是为了刻意讨好消费者,因此微软的硬件产品也没有圆滑精明的商人气质。它们反倒透露着一些人工智能的聪敏气质。

  比尔·盖茨已经成为上个世纪的风流人物。他让每个人桌上都必须有一台计算器才能进行工作,深深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现在他又不断探索新的领域的各种可能。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发现,微软这种未来开拓者的气质会流行起来。毕竟巨人盖茨是要比狂人乔布斯高大,而流行和审美也一直在变化。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